我殺了他 推理解謎

我殺了他

getImage


推理解謎第二彈!就閱讀的流暢度來看,感覺上比「誰殺了她」好看一點。

這次死者有兩位,一位自殺,一位是被殺。被殺的這位,因為是個爛人,太討人厭,所以被殺的大快人心。


和「誰殺了她」不同的是,這是凶手嫌疑人有三位(硬要說四位也可以)

POV(角色視點)是從兇手嫌疑人(而不是偵探)的角度來寫,所以非常精采,可以看到每個人的心理狀態。


就結論來講,我覺得這次的推理比較簡單一點。至少我想到答案的時候,覺得是牢不可破的,不會有其他的可能性或是破綻。

以下推理開始!


這次也是刑警加賀作為觀察入微、抽絲剝繭的角色,希望各位做壞事的時候,不要遇到像這樣的對手。

凶器:不用多說是加了毒藥的膠囊(原本是鼻炎膠囊)。

死者:穗高誠(死好!)

兇手嫌疑人:

雪笹香織:名義編輯,穗高誠的前不倫戀女友,為他墮胎過,慘被拋棄。因為死者要跟她底下的著名作家結婚。 殺意:三顆星。

駿河直之:死者的經紀人,自己喜歡上的女生愛上了死者,結果也為他墮胎,然後還是被拋棄,最後死者要娶別的女生。

                 而該名女性就服毒自盡,他還要幫忙處理屍體兼扛下負心漢責任等狗屁事。殺意:五顆星。

神林貴弘:死者要結婚的女生的哥哥,和自己的妹妹有不倫戀,不希望對方嫁給這樣的爛人。殺意:三顆星。

                 但收到匿名恐嚇信要求他下毒,否則要曝光不倫戀一事,所以多加一顆星好了。


我應該不要介紹這個故事,因為要假設會看解謎篇的人一定是看過了小說。所以我就直接切入重點。

看不懂的人就去看看小說再來吧~


自殺&意圖下毒殉情的準子買的鼻炎藥膠囊,一罐有12顆。


在將膠囊內容替換成毒藥時,弄破了一顆。剩下11顆。


準子將兩顆膠囊偷偷放在死者的藥盒裡,但是因為美和子的話導致藥被丟棄,被神林貴弘撿走。

其中一顆用來測試作用(或是毒性)殺了一隻狗(還是貓)。剩下一顆下落不明。

將兩顆藥放入死者的藥盒之後,準子自己吃了一顆自殺,當藥罐被發現時,裡面剩下8顆膠囊。

雪笹香織偷看到棄屍現場時,順手偷走一顆,剩下7顆,同時駿河直之也偷走一顆,剩下6顆。

這些都是非常明確記錄在小說的文字中。也就是剩下六顆是小說中給予的最後狀態。

直到加賀刑警最後說其實罐子裡面只剩下5顆,有另外一個人在最後的狀態之後又去拿了一顆膠囊。

基本上可以說拿走這顆膠囊的就是兇手,但還需要更明確的佐證。以及解出殺人手法為何。


殺人手法

雪笹香織目睹駿河直之偷了一顆膠囊,知道他別有用心且懷有明確的殺人動機,所以決定借刀殺人。

她要做的事情只有給駿河直之一個可以放毒藥的機會即可。她覺得自己是背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推手,

是她促成了殺人計畫,且她自己根本不需要動手,若事情出包了,駿河直之也會被抓且認罪。

而雪笹香織回頭拿第二顆膠囊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論地利或是心思上都不成立,

她第一次就拿走兩顆膠囊,再上面的算數中也是不成立的。

最後的推理劇場,雪笹香織拿出自己持有的那顆膠囊,就已經足以證明她的無罪,她懷有殺意,但決定讓別人動手,

成功了就笑呵呵,萬一失敗了,我想以她的個性,也只是嘆氣怎麼事情這麼不順利罷了,並沒有很強求非得殺了死者不可。


駿河直之手上也持有一顆膠囊,整篇作品都將這個人描寫的懦弱怕事,完全被死者吃的死死的,絲毫抬不起頭。

他的殺意是最強的,自殺的準子,可以說跟另外兩位嫌疑犯一點屁關係都沒有,但他是駿河直之喜歡的女生,

也試圖追求,但不小心介紹給了死者,就這樣被把走,結果還要落的帶對方去墮胎,處理對方屍體,

扛下拋棄對方導致對方自殺這樣的狗屁事情,是人都無法忍受,再怎麼懦弱也有個極限。

可他的手法卻也是很迂迴,他寫了匿名恐嚇信給新郎的哥哥-神林貴弘,說要曝光這對兄妹的不倫戀,除非神林貴弘去下毒。

然後就把寶貴的膠囊隨信交給了神林貴弘,如此強大的殺意,卻用成功率這麼低的借刀殺人,究竟憑什麼樣的把握這事能成?

唯一有機會再次拿走毒膠囊的人,嫌疑最高的也是駿河直之,但先假設他沒多拿好了,

也就是他持有的毒膠囊只有一顆,然後交給了駿河直之去下手。



神林貴弘手上持有的膠囊最多,一開始從垃圾桶內撿到兩顆,他看到準子偷偷地放藥,但不知道這藥是什麼?

所以做實驗讓路上的狗吃,結果毒死了狗,剩下一顆膠囊,接著又收到駿河直之的恐嚇信,又得到一顆膠囊。

總計手上還是兩顆,在推理劇場時,他拿出一顆膠囊,想借此洗清自己跟駿河直之的清白,如果駿河直之給的膠囊還在

就表示神林貴弘沒有動手殺人,也就表示駿河直之沒有借刀動手殺人,看似合理,但是他手上有兩顆膠囊,只拿出一顆是個盲點。

神林貴弘是不可能從藥罐中取得膠囊,所以罐子裡六顆變五顆不是他做的。


雖然說嫌疑犯只有三個人,但把新娘子,也就是神林貴弘的妹妹-神林美和子也考慮進來看看。

她取得毒膠囊的方式,看起來只有

* 哥哥給她,不可能,除非哥哥說服妹妹去毒殺新郎,但從神林貴弘的POV中,完全沒有這樣的描述或是跡象。

* 去準子的房間內偷藥,不可能,美和子根本不知道這個女生的存在,更遑論知道她的住處。

* 從垃圾桶中撿藥,不可能,看到準子放藥的只有神林貴弘,且兩顆都被神林貴弘撿走。

所以雖然小說的尾部有埋個「美和子一直都在演戲」這樣的梗,但人不是她殺的,她演的是什麼戲後面再做說明。



就結論來看:唯一能有兩次機會從藥罐中取得額外膠囊的,只有駿河直之。

當他想到透過哥哥去借刀殺人時,也想過這樣的成功性很低,但只要有一點點機率成功,就可以讓哥哥扛責任。

他自己有規劃別的殺法,也因此,他需要另外一顆膠囊,這是動機,也就是他讓藥罐的六顆膠囊變成五顆。

加上他就住在死者的樓上而已,不論地利或是時間對他都是絕對有利,除他之外不太可能是別人拿的藥。


駿河直之寫給神林貴弘的恐嚇信,說讓毒膠囊混到藥罐或是藥盒內都可以,並沒有很明確的說放到藥盒。

若是放到藥罐,那被拿出來放到藥盒的機率又更低了,借刀殺人的這一手可以說完全只是一個備案而已,

成功很好,失敗也沒關係,也許對方會因為心理愧咎而認罪,反正不論如何還有另外一個殺人手法才是真正的主力。


死者的藥盒,小說中提到是懷表造型的,另外一個更重要的描述是,這個藥盒是「一對」的,有兩個。

一個是死者的,另外一個是死者的前妻,而加賀提到,藥盒上面有不明的指紋,其身分就是死者的前妻

能夠取得死者前妻的藥盒,當然必須認識死者的前妻,知道其住所(還要能進的去)等情報。


神林貴弘不可能,排除。雪笹香織也許有可能,畢竟跟死者在一起三年,但是雪笹香織是導致死者離婚的原因之一。

我不太相信雪笹香織能找理由去見死者的前妻而不被懷疑。所以也可以認定是駿河直之去取得另外一個相同的藥盒。



也有可能他不需要進去死者前妻的家,因為小說提到死者前妻自己也要再婚了,所以把當初兩個人相關的紀念品都寄還給死者。

而死者自己也要結婚了,這些合照什麼的,擺在家裡只是更礙事而已,被新娘子看到不免要起漣漪。

所以這些一箱一箱的紀念品通通被堆放到駿河直之的家裡(這角色就是這麼扯,完全被欺負到底)。

所以運氣好的話,駿河直之可以從這些紀念品中找出懷表造型藥盒,取得的方式比其他嫌疑犯要容易太多了。

且加賀的情報當中完全沒有提到死者前妻的證詞,所以藥盒是從駿河直之家中的箱子翻出來的可能性又更高了。



藥盒的走向是,美和子交給雪笹香織,雪笹香織很刻意的不要經自己的手,全程透過助理拿著,再找到駿河直之之後,

透過助理將藥盒交給駿河直之,駿河直之打開看過內容物之後,先將藥盒放進自己口袋,

不管裡面是不是神林貴弘鼓起勇氣放了毒膠囊都不是重點,駿河直之已經準備了第二個藥盒,放入了第二顆從準子家拿來的毒膠囊。

然後將第二個藥盒透過服務生拿給死者,所以是不是自己送過去的根本不是重點,只要內容物是正確的就好了。


結果死者真的死了,計畫大成功~(鼓掌)


雪笹香織以為自己策弄駿河直之去毒殺成功,而開心的不得了,一直說人是自己殺的,如果計謀成功的確可以這樣想沒錯啦。

因為她想給駿河直之偷換藥的機會,駿河直之看似沒有機會換藥,但實際上他的確把握了這次機會,所以雪笹香織算是幫凶。

駿河直之的打算是,如果神林貴弘有下毒,那神林貴弘很有可能會去自首或是被警方抓到,自己無罪(除非被抓到恐嚇信他寫的)。

但是神林貴弘沒下毒(也許他有,畢竟有一顆膠囊的下落他沒交代出來,但小說內的描述似乎他沒有下手的機會就是)


至於妹妹演的戲,我想妹妹會跟死者結婚,應該也是被抓到小辮子了,透過某種方式得知他跟哥哥的不倫戀。

好像有眼睛的人都可以推論出這對兄妹在搞不倫,以死者那麼賤的人性,他會發現是很合理的,也以此作為恐嚇要求結婚。

而結婚的背後也只是為了獨佔美和子的文學才華以及作品改編成電影的權力,妹妹嫁人是心不甘情不願的,但又不能跟哥哥明說。

她並沒有書中描述的那麼愛死者,也許她有自己的方式想要殺害死者,也透過暗示跟哥哥說他們會重新再一起的,不久就會。

哥哥不會一直獨自一個人,但哥哥只覺得妹妹在跟他說也去找個人結婚吧,而覺得心理不是滋味。


所以太好了,死者死了,妹妹的婚事吹了,又可以跟哥哥繼續在一起搞不倫。

雪笹香織雖然從頭到尾都不敢自己下手,他只是希望死者可以死,然後他真的死了,雪笹香織很開心,可喜可賀。

駿河直之也透過自己的手報了仇,是他毒殺了死者毫無疑問,沒有透過別人之手,這樣的復仇才有快感。

雖然最後還是被抓包了,但還是恭喜駿河直之復仇成功,也殺了這部作品中的大爛人,穗高誠。


推理完畢


人~要有夢想.心才不會老 要勇於實現夢想.你才會知道 其實自己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