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殺了她  推理解迷

誰殺了她

getImage



沒有很多角色、沒有很多嫌疑人。

沒有主角/偵探/警探就是兇手這樣的誤導(翻桌)設計。


明明白白的讓妳知道兇手是"弓場佳世子"或是"佃潤一"

這兩個其中一個人是兇手。


書寫的非常流暢,閱讀起來很輕快,會有種想要一口氣看完的慾望。

不會看的腦袋發脹這樣。而本書最令人稱道的,

就是把兇手是誰沒有明白的寫出來,讓讀者自己去推理。



以下為推理過程


小說的最後把癥結點濃縮在安眠藥的藥包上。

* 現場安眠藥一共有兩包(被撕開)。

* 第一包是"佃潤一"撕的,他用右手拿刀剝電線,所以他是右撇子。

* 所以第一包的撕痕是右撇子的痕跡。

* "弓場佳世子"被主角逼著吃了一包安眠藥,原作明白寫到用左手撕。

  但新版的刪去了這一段,藥包袋棄於垃圾桶被刑警發現,也視為重要證物。

  那就捨棄一堆什麼右手寫的一手漂亮楷書等,直接將"弓場佳世子"認定為左撇子好了。


* 第二包安眠藥是誰撕的?

* 若是死者,那本書就不成立,因為結論為自殺,書可以拿去丟了。


-----推理A

* 若是"弓場佳世子",那撕痕就是左撇子。

* 所以現場有兩包藥包,兩種撕痕,撇除自殺,就是"弓場佳世子"跟"佃潤一"各撕了一包。

* 但慎重起見,刑警還是要考慮自殺的可能,所以得拿垃圾桶內的空袋,跟兇案遺留的空袋做比對。

  若垃圾桶的空袋撕痕和"弓場佳世子"現場吃的那一包一致,兇手就是"弓場佳世子"。收工。

* 若垃圾桶的袋子,和撕痕不一致,但兩個都是左手撕的,唯一能這麼做的只有死者。自殺結案,丟書。


-----推理B

* 若是"佃潤一",那撕橫就是右撇子。

* 現場遺留兩個空袋撕痕一致,且唯一的右撇子只有一位。

* 安眠藥包撕痕和死者的慣用手不一致,本案肯定是他殺。




我要說的是,不論撕痕是左撇子還是右撇子,只要不是自殺,

那就只有可能是"弓場佳世子"或是"佃潤一"撕的,而兩個人的解釋都說的通。

誰撕的誰就是兇手,但誰都有可能撕。

但最後主角著眼的方向只有垃圾桶內的空藥包,就算空藥包能證明"弓場佳世子"是左撇子,

那又如何?

第二個藥包的撕法完全沒有提到,只有第一個藥包明白的說是"佃潤一"撕的而已。

如果"弓場佳世子"是左撇子,主角難道要大聲喊,第二個藥包也是左撇子撕的,妳就是兇手!

難道他不能喊,第二個藥包是右撇子撕的,"佃潤一"才是兇手!


因為兩個論點都說的通呀。



是否,左撇子、右撇子和藥包根本就不是推理的重點,且整本書寫了這麼長,最後只濃縮在藥包的撕痕。

是否太過粗淺了點?


再來,殺人的動機,是在垃圾桶的藥包被刑警拿走的情況下,小說才追加補上的(由刑警口述)

說"弓場佳世子"年輕的時候曾經拍過色情片,死者曾想藉由公開這件事情作為報復。(而引來殺機)



幾個思考點

* 誰用刀子割了電線根本不重要,因為很明白的說了是"佃潤一"做的。

* 定時器設定在一點,而一點的時候,"佃潤一"有不在場證明,他正在自家公寓和鄰居吃披薩。

  這是"佃潤一"刻意設定好的不在場證明,牢不可破,同時也的確是真的。

* 兇殺案發生在晚上十點過後,那定時器的一點,就指的是凌晨一點嗎?

  有沒有可能是隔天的下午一點?

* 但是死者是在深夜死亡的無誤,所以定時器只是一個兇嫌誤導人的盲點而已。

* 是否一定要透過定時器殺人?如果兇手是直接按下開關又如何?

  答,當場電死。

* 那定時器一到又會如何?

  答,死者再被電擊一次。雖然不能再次殺死已經死掉的人,但是否會留下兩個傷口?

  也許正因為如此,所以在第一次電擊之後,兇手就故意將電線的連接處脫離。

  等定時器到的時候,是沒辦法再電擊第二次的。


這麼做能得到好處的是誰?不就是有無懈可擊一點不在場證明的"佃潤一"嗎?


但盲點還是太多,"佃潤一"在中止殺人計畫之後(不論理由是"弓場佳世子"的無意闖入,或是他良心發現)

一堆的證物都還遺留在現場,就這樣留著這些東西離開?



思考點2

燒掉桌曆的人是誰?

死者:如果不是自殺的,就不可能是死者燒的,因為她自從喝了摻藥的酒就沒醒來過。

"佃潤一":桌曆是他寫的,他離開時還沒有燒掉,若是他燒的,就表示他重回過現場。

         光是從回現場這點,幾乎就足以認定他是兇手。

         燒掉的理由又是什麼?減輕自己被懷疑的可能?那不會直接把紙條帶走嗎?

         除非是帶不走,理由又是什麼?因為紙條已經被"弓場佳世子"亂入的時候看到。

         若紙條事後失蹤,"弓場佳世子"又沒有拿走的話,就可以推論是"佃潤一"拿的,

         所以"佃潤一"能做的,只有把它燒掉,營造成是死者自己燒的假象。

         而燒掉算是湮滅證據最好的方式之一,比起撕的碎碎的一下就會被拼起來要好太多了。


"弓場佳世子":理由是什麼?為了掩飾男朋友可能被警方懷疑?

            燒了之後卻又把殘渣留在現場不帶走,這樣才百分之百會引起懷疑吧。

            還是基於吃醋?我不許我男朋友寫紙條給你!就算只是一句對不起也不許!

            動機太薄弱了。也無法解釋為何要在室內燒掉而不是帶走。



重現殺人現場,在排除自殺的情況下,當天的謀殺案是怎麼回事呢?


假設兇手是"佃潤一"


他晚上十點多到死者家,帶著葡萄酒,還有安眠藥,意圖殺害死者,並營造出自殺的假象。

成功迷昏死者,開始著手佈置殺人現場,用刀子剝電線,把杯子拿去洗手臺等(他應該是想說等下順便洗)

佈置到一半的時候,"弓場佳世子"亂入!鎖門也沒用,她有鑰匙可以自己開門,

說"弓場佳世子"是抱著殺意而來,但相較於"佃潤一"的萬全準備,她似乎什麼也沒帶就直接來了。

"佃潤一"躲在衣櫃,發現是自己人之後,想了一個藉口,說他本來想殺,但是現在後悔了。

就這樣離開了耶!?也沒有做任何善後,或是把"弓場佳世子"一起帶走,就這樣匆匆忙忙的自己離開了。

原因:一點的時候必須回到家裡,否則不在場證明就失效了。

回到家後一點半接到"弓場佳世子"打來的電話。對方表示什麼也沒動,就這麼離開了。

兩點半之後,鄰居離開,兇手透過後門離開公寓。再沒有自駕車的情況,只能搭計程車重新回到現場

(計程車的紀錄超好調查的,但小說完全沒提到,實在是一個很大的敗筆)

"佃潤一"住的公寓,已經確定有後門,可以避開管理員的耳目進出,只要有鑰匙就行,而住戶都有鑰匙。

"佃潤一"回到死者住處,將佈置到一半的機關完成,並開啟電擊當場殺了死者,而不是透過定時器。

重新撕開一個安眠藥的藥包,營造出是死者自己吃了第二包,作為自殺之用的假象。

此時死者位置在床上的機率很高,如果"弓場佳世子"不是兇手,至少她會出於同情心將死者搬到床上睡覺。

現場的情況已經有"弓場佳世子"目擊,所以不能做不合理的更動,

杯子放在水槽,不能洗。死者有什麼理由只清洗一個杯子?

寫了道歉的紙條依然放在桌上,卻不能帶走。只能燒掉滅證。

"不得不"再撕開一包安眠藥,營造死者醒來之後,發現真相太悲痛,又吃了一包藥安排自殺過程。

將定時器設定在一點,用來給自己無懈可擊的不在場證明加分。

由於一點的時候,燈光被目擊到還是亮著的。所以重新回到現場也不能關燈。


隔天在和"弓場佳世子"一起回到現場,理由是擔心死者不知道情況如何?

現場讓"弓場佳世子"以為死者是昨天甦醒之後,因為太難過,而自殺死亡。

兩人有進到屋內,然後關燈離開。



假設兇手是"弓場佳世子"


當她抱著殺意來到死者家時,究竟想用什麼樣的方式殺害,凶器又是什麼?隻字未提。

自己用鑰匙打開死者家的門(這也不太科學,發現對方家裡門鎖著,就自己開門進來?好吧,她是來殺人的,算是合理)

發現死者已經被迷暈倒在地上,洗手臺有剝了一半的電線跟刀。

此時正常人應該會想說"這是怎麼回事?"然後去搖醒對方。

就在此時,"佃潤一"從衣櫃登場了。喂~這登場方式怎麼看都太可疑了吧?

"佃潤一"馬上毫不藏私的說自己是來殺人的,但是佈置到一半就被打斷。

不!其實我已經不想殺害死者了,因為沒有殺她的必要,妳看看她寫的信(拿出)

接著"佃潤一"撕下一張桌曆,寫下"對不起"就匆忙離去。(喂~~~)


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弓場佳世子",在不知道"佃潤一"為何匆匆離去,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回來。

(明明"弓場佳世子"開著車,兩人一起離開才是合理的)

自己的好朋友被迷暈在地上,房間內留下殺人的機關。

於是她做了以下事情。

1. 把喝剩的葡萄酒倒掉,理由是說怕死者多喝摻有安眠藥的酒會傷身。

   其實她是在幫忙男朋友滅證,萬一被發現酒瓶內有摻藥就太不利了。


2. 說是幫忙滅證,但是卻讓空著的酒杯(明顯房間內有第二人的證物)繼續留在水槽不清洗。

   什麼理由這麼做?就算她沒殺人,她也可以把酒杯洗完再走,就算她有殺人,她還是可以把酒杯洗完再走。


3. 出於嫉妒或是奇怪而無法解釋的理由(滅證?),在房間內燒掉紙條而留下灰燼。


4. 將死者搬移到床上,營造出自殺的假象。

   我相信她是出於好心,將死者搬到床上睡覺。然後離開。


5. 再撕開一包安眠藥,同樣也是營造出死者自殺的假象。

   這表示"弓場佳世子"隨身攜帶著這一包安眠藥?"佃潤一"帶著安眠藥來殺人是肯定的。

   但是"弓場佳世子"呢?如果她帶著安眠藥來殺人,那迷昏之後的後續計畫是什麼?


6. 利用"佃潤一"用刀剝好的電線,拿著她不可能拿到的OK繃(位於高處),將電線黏貼在死者身上。


7. 設定定時器(此時時間尚未到達凌晨一點) 製造出自動殺人機關後離去。

   她怎麼知道"佃潤一"打算用定時器殺人?或者為什麼要設定在一點?

   只是巧合?還是她知道"佃潤一"的不在場證明是一點,所以又是要掩護他?

   給你一把刀要你殺人,你會用捅的,給你一段剝了皮的電線要你殺人,若沒有事前計畫,你會知道怎麼著手?


8. 一點半打電話給"佃潤一",說"我什麼都沒做,就這麼離開了,也沒有幫你收拾現場"

   並約好明天一起去探望死者。為什麼是一點半?如果機關在一點之前就佈置完成,

   這個通知電話不能早一點播打嗎?


若"弓場佳世子"非常有幫夫運,能夠幫忙"佃潤一"完成未完成的工作,並營造出自殺的假象。

我只能說她真強!


一個開口像警方說自己是要來殺人的,卻連殺人的細節都說不清楚(包含電線黏貼的方式等)

且開口就認罪(擔了男朋友殺人未遂的罪名)卻連自己要怎麼殺害死者都沒有計畫的人。

我不覺得兇手是她,她只是被"佃潤一"給利用了而已。



基於以上理由,就合理性來講,我覺得兇手是"佃潤一"。



至於第二包安眠藥哪去了?

事實上只是撕開而已,大概是直接從水槽倒掉了,並沒有再餵死者吃第二包安眠藥。

一來辦不到(死者處於昏睡) 二來也沒必要(跟醫生確認過,一包安眠藥的劑量就足夠)



最後就是原本的小說版本,有明顯的提到遺留在現場的兩個空藥袋都是右撇子撕開。

且再度很明顯的提到"弓場佳世子"是用左手撕開藥包吃安眠藥。

將以上兩個綜合起來,根本就已經容易到把讀者當成白痴的地步,也就失去推理的樂趣。

所以新版的小說就將以上兩點情報都刪除。增加推理難度。



所以網路上很多推理都可以看到兇手是"弓場佳世子"的見解。

只是如我開頭所說,認知太淺。


不外乎就是


藥袋1(右)   A.藥袋2(右) -- 若無法證明"弓場佳世子"是左撇子,那兇手就有兩個人,無解。

                       B.藥袋2(左) -- 因為左撇子只有死者跟"弓場佳世子",所以兇手一定是她。


藥袋1是右手撕開的,而死者是左撇子,"佃潤一"是右撇子。

如果"弓場佳世子"也是右撇子的話。這個案子就無解了,因為兇手可能有兩個人。

所以"弓場佳世子"  「必須」 是左撇子。


承上,如果"弓場佳世子"是左撇子,而藥袋2不是死者撕開的,那就一定是左撇子的人撕的,

那一定只有"弓場佳世子"是兇手。


太淺。沒有說服力。

且初版已經明白提到兩個藥包都是右手撕的 =.=

就算沒提到也不打緊就是,本文就是基於這一點所做的分析。



當然也存在其實真的是自殺,以及兇手其實是刑警這兩個可能性。

但小說明白的劃掉了這兩個選項,也就少了一點天馬行空的樂趣。


人~要有夢想.心才不會老 要勇於實現夢想.你才會知道 其實自己好棒!